体检网 最新文章 全球首例艾滋病被治愈

全球首例艾滋病被治愈

众所周知,艾滋是现代医学史上最大难题之一,其背后的“罪魁祸首”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病毒),基因组比已知任何一种病毒基因都复杂。自1981年首例艾滋病在美国被发现以来,全球已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艾滋病的严重威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7日发布的《2020全球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指出,仅2019年一年,全球就有69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疾病。此外,38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仍有1260万人无法获得拯救生命的治疗。

事实上,近40年间,科研人员不断研发着新的治疗手段,以期能彻底“搞定”这个难缠的对手,但最终都铩羽而归。截至目前,全球仅有两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且都是通过非常规治疗方法取得的效果。

不过幸运的是,眼下,科学界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

据《科学》杂志报道,当地时间7日,在第23届国际艾滋病大会“艾滋病2020”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来自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的里卡多·迪亚兹医生表示,他的研究团队进行了一项抗逆转录病毒(ARV)物和烟酰胺(维生素B3)联合治疗试验,其中一名被称为“圣保罗病人”的36岁巴西男子,在接受治疗后产生了“奇效”。

如果这名男子体内的HIV病毒最终不再“死灰复燃”,他将成为全球首例通过药物治愈的艾滋病病例。

【“圣保罗病人”】

接受“增强版”药物治疗后

体内病毒“清零”长达66周未复发

众所周知,HIV病毒是个超级难缠的对手。这种病毒会将其遗传物质“编入”人类染色体,在那里它可以进入休眠状态,从而逃避人体免疫系统的监视。

这些“悄无声息”的受感染细胞可以在人体内无限期存活,因为它们具有类似干细胞的特性,还可以自我克隆。科学家们提出过好几种方法,试图弄清隐藏着潜在HIV病毒的感染细胞库,然而没有一种方法能奏效。

迄今为止,全球已知的艾滋病“治愈”患者仅有2名,分别是被称为“柏林病人”的蒂莫西·雷·布朗,以及一名被称为“伦敦病人”的男子。两人的相似之处在于,都因癌症治疗而接受过骨髓移植。

有分析称,正是骨髓移植清除了他们体内的病毒,并赋予他们新的免疫系统来抵抗病毒的感染。但骨髓移植是一种昂贵而复杂的干预手段,可能还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对目前全球3800万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言,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治疗方法”。

“柏林病人”的蒂莫西·雷·布朗。图据《科学》杂志

而其他曾受到高度关注、“有望治愈”的感染病例最终都以“失望”告终——HIV病毒在消失一段时间后又“死灰复燃”。

其中,最令科学家警醒的案例是“密西西比州婴儿”。该名婴儿出生后不久就开始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服药18个月后停药,病毒一度消失,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婴儿被完全治愈的时候,停药后的两年多,其体内突然重现HIV病毒。

为了比较不同细胞库的清理方式,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的迪亚兹医生和同事们,在2015年招募了“圣保罗病人”和其他四名已经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控制住HIV病毒复制的患者。

研究人员对其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方法,在他们原本已服用的三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两种药物,希望以此“彻底清除任何可能逃过标准治疗的HIV病毒”。

在此基础上,患者又接受了烟酰胺治疗,从理论上来说,这可以刺激被感染的细胞唤醒潜伏的病毒。当这些细胞产生新的HIV病毒时,要么自我毁灭,要么更容易受到免疫系统的攻击。

按照严格的时间表进行强化式治疗48周后,5名试验参与者恢复了常规的三种药物治疗方案,三年后又停止了所有的治疗。停药后,其中4人体内的病毒迅速复发,但截至目前,这名“圣保罗病人”已经66周没有出现复发迹象。检测病毒遗传物质的敏感性测试没有在他的血液中发现HIV病毒,而另一项更为敏感的试验,将他的血液与易感染HIV病毒的细胞混合,同样没有产生新的感染细胞。

值得一提的是,在烟酰胺强化期间,这名男子是五人中唯一一个在标准血液测试中两次检测到HIV病毒的人。迪亚兹认为,这表明潜伏的受感染细胞已被激活,导致病毒的短暂产生。

迪亚兹表示:“我总是那个试图唱反调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对此感到乐观。也许这个治疗策略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因为它只有五分之一的概率。但也许它确实清除了患者体内的病毒,虽然我并不确定,但我认为这是可能的。”

【科学界】

是否成功尚有几大问题亟待解答

有学者指出该实验难以令人信服

此前,大多数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抑制HIV病毒并在随后停止治疗的患者,体内病毒载量通常会在几周内迅速回到高位。但这名“圣保罗病人”相关指标不仅没有反弹,而且HIV抗体也降到了极低的水平,迪亚兹表示,这意味着该患者“体内淋巴结和肠道中的感染细胞可能已经被清除”。

但迪亚兹也坦言,他目前仍无法确定病人是否已完全治愈。“他几乎没有什么抗原,”迪亚兹说道,抗原是能引起抗体生成并诱发其他免疫应答的艾滋病毒蛋白。他表示,自从该患者停止治疗以来,还没有进行淋巴结或肠道病毒取样。

目前全球已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艾滋病的严重威胁。图据英国《独立报》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艾滋病临床医生斯蒂文·迪克斯表示,这位病人的治疗经历“值得瞩目”。他表示,除了两名接受骨髓移植“治愈”的患者外,自己还没有听说过停止治疗后HIV抗体水平下降的情况。

但与其他艾滋病专家的观点一致,迪克斯也警告称,目前成功“清零病毒”的时间还不够长,效果也不够明确,不足以证明这是一种成功的治愈方法。

意大利卫生研究所的医生安德里亚·萨瓦里诺也表示:“这是首例通过药物‘治愈’的艾滋病患者,我十分希望他能够为治愈艾滋病带来新的方法。不过,鉴于该试验中其他四名患者的情况,这一方法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除此之外,迪克斯指出,此次实验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该男子是否真的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根据这名“圣保罗病人”的说法,从2019年3月30日开始,他没有服用过任何抗艾药物。下一步,研究团队需要通过检测其血液中是否含有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证实这一点。

另一个未知因素是,这名男子在感染HIV病毒后多久开始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研究表明,小部分在感染后不久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如果停止用药,更有可能在较长时间内控制住病毒,原因可能是他们体内还未建立大型的受感染细胞库。而这位“圣保罗病人”于2012年10月被确诊,2个月后便开始接受治疗——与大多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一样,他无法确定自己被感染的时间,但他怀疑是在2012年6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在2010年被检测为阴性。

而对于专家们而言,还有一个亟待解答的问题:烟酰胺是如何唤醒了潜伏的受感染细胞?当病毒DNA紧紧缠绕在被称为组蛋白的染色体上时,它仍然处于潜伏状态。“为了制造复制病毒,DNA必须解螺旋,”迪亚兹指出,有证据表明烟酰胺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触发这一动作。

但澳大利亚彼得·多尔蒂感染与免疫研究所的艾滋病治疗研究人员莎朗·列文认为,尽管“圣保罗病人”的抗体反应很有趣,但这不是一个令人信服的受控实验。“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HIV病毒缓解的报告,”她说道。“如果能看到临床试验中多个参与者的病情得到长期缓解,我会非常兴奋。这才是这一领域真正需要推进的问题。”

来源:星新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体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jianwang.cn/wenzhang/7943.html

作者: baik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850059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